BloodStrawberry

【虫铁】Achilles’s Heel


*** 小短篇 一发完 ***

[ 这是一个虫铁两人吵架了的故事。带微量all铁,he.

一切反派都是来拉红线的。

祝阅读愉快。]

*注:Achilles’s heel(阿喀琉斯之踵)是一个神话故事的梗。荷马史诗中的英雄阿喀琉斯,是凡人珀琉斯和美貌仙女忒提斯的宝贝儿子。传说他的母亲忒提斯为了让儿子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就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使其能刀枪不入。但遗憾的是,因冥河水流湍急,母亲捏着他的脚后跟不敢松手,乖儿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却不慎露在水外,所以脚踵是最脆弱的地方,全身留下了惟一一处“死穴”,因此埋下祸根。长大后,阿喀琉斯作战英勇无比,被帕里斯一箭射在脚后跟而身亡。(度娘百科)





————— 正文分割线 —————





Tony和Peter在冷战。

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上周吵了一架,不是吵得最激烈的一次,但Tony Stark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沮丧过。
毕竟算到现在,他已经快一周没有见到过Peter了。

男孩离开时冷漠的眼神深深刻在他心里,像一把刀刃带毒的匕首,其间的毒液在这七天里逐步浸染了他的心脏,十指连心,到现在,手掌心和手指都能感觉到疼痛。
他又喝了一口酒,威士忌,连冰他都懒得加,抱着瓶子直接喝。
嘿,不是说酒精可以麻痹神经吗?
为什么还是感觉得到疼痛呢?

Tony不喜欢这样,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失恋的小女生,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已经告别青春期几十年了,是造了什么孽还要再重新体验一次这样的情感过山车?
转念一想这就是报应,是他和比自己小三十岁的小男生谈恋爱的代价。
你以为他就是热情天真,乖巧可爱?
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
Everything comes with a price.

——“我们在一起三年,你从来没有真的把我当作你男朋友,你只是哄我。”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决定,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我不需要你因为我受伤感到愧疚或者觉得你有那个义务来确保我完好无损!”

——“你这样算什么?你给我的一切是可怜我是吗?是我不顺着你的意思就拿来威胁我的砝码?你把我当什么?Tony Stark,是你的附庸还是只是讨你欢心的玩偶?”

——“别告诉我我是怎么想的!别告诉我我反应过激!我成年了,我是个独立的人,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段对话,说完Peter就离开,再也没回来。
这很奇怪,因为Tony记得男孩说的每一个字,记得男孩脸上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变化,记得他眼神里溢出来的愤怒逐渐结冰变冷,却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他感到无力,在年轻人面前。

Tony Stark不记得,但Friday记得。

争吵发生在上周四Peter独自执行完任务回家后,蜘蛛侠受伤了,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十几厘米的伤口,血肉模糊,几乎能看见骨头。

Tony是率先生气的那一个,明知男孩很快就能愈合,却依旧指责男孩胡闹,毫无责任,鲁莽冲动,并且再次说他要收走男孩的战衣,让他在房间里好好思过一个月。
没想到Peter一反常态,一般情况下都抱着Tony撒娇的少年,这番却讪讪收回笑脸,低头沉默。

于是Tony继续说,大意是他想不通Peter为什么不能让他省省心,为什么不能听话懂事,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和小屁孩在一起遭这样提心吊胆的罪。

甚至后来Peter反驳他,他也没有住嘴。Tony Stark是谁?讽刺挖苦他不会吗?更别说是平时一直顺着他的男孩突然斥了他的意。
那晚的言语始终没有停过,直到负伤的男孩转身离开,消失在黑夜里。


Tony很想去找Peter。
他知道自己对Peter保护过度了,他知道自己老口是心非说许多伤人心的话,他也知道他生气是因为他爱Peter,他不想失去蜘蛛男孩。
他以为Peter懂得的。

可Tony没有去找Peter,他只是把自己关进实验室喝酒。
还是害怕吧。
如果真的失去了呢?

逃避是一种绝妙的应对机制,不去面对,那么问题就不存在。

一周里他喝了一箱威士忌,其实已经尝不出味道了,和喝水没有什么区别。


一晃到了周六,宿醉的Tony在凌晨三点醒来,恍若隔世。
“Friday,现在几点了?”终于解除了他的好姑娘的静音。
“Sir,现在是周六的凌晨三点。两个小时前,Karen向我发送了警报。”

听到Karen,Tony的心揪了一下,苦笑,“可能蜘蛛侠又在想办法把联络切断了。”
“不太可能,Sir,Mr. Parker,他…”
“怎么了,有话就说。”
“他其实八点就上床睡觉了,这几天他睡得很多,但是他是在零点四十分开始迅速移动,不像是他自己的行为,更像是在车上移动。二十分钟后,Karen发来了警报。但其间Karen没有启动,我只能简单检测到他的位置,实际情况并不了解。我调动Mr. Parker家附近的监控,的确观察到一辆黑色货车在对应时间段行驶过。所以我还是认为Sir您应该严肃处理。”

Tony眉头皱了起来,近几年他虽然不怎么出去执行任务了,但是Peter却逐渐成为了复联的主力,他的身份照理说是一直没有暴露的,可也有可能出了什么意外被人知道了,现在仇家寻上来把Peter绑走?

这个想法让他非常不安。浑身都开始颤抖,太阳穴也开始跳动,一阵阵汹涌的悔意袭上心头,他不该和男孩吵架,他不该不去找他,他宁愿他们真的分手了但至少男孩平安健康。
啊,不行,Tony,冷静。
什么都还不确定,当务之急是把人找到。

伸手召唤出战衣,钢铁侠飞出门外。
“Friday,调出那辆可疑货车的行驶录像,我想知道那辆车在哪儿。”
“我已经排查过了,这辆车一直向北行驶,现在到达了波士顿。”
“好姑娘,谢谢你。”
“能帮到忙我很开心,Sir。”

Tony的头还是很痛,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可是他眼里只剩下那个坐标了,他必须过去,确保他的kid是安全的。
如果有人伤害了Peter,他就,他就怎么样呢?
杀光了那些人,也换不回来他的男孩啊。
又一次,Tony感到很无力。


一个小时后,钢铁侠到达目的地。
那辆车停在了市郊的一个仓库旁边,车里没有人。
他走进仓库,眼前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拿着枪对着他,中间的椅子上,绑着他的蜘蛛男孩,闭着眼,大约是晕过去了。

“钢铁侠光临,鄙人真是不胜荣幸。”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从后面走了出来,“我们在这儿恭候您多时了,这不?怕您不来,我们还带着您的这位小朋友?果然您知道他的位置,哈哈哈!向来听说钢铁侠为人风流,怎么?这是您的私生子?”

Tony不睬他,对Friday说,“好姑娘,他是谁,给我调出他的资料,看他想要什么。”

“诶!您别不理我呀!我们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发现您有这么一位花了这么多心思保护关照的人,用他来请出您,这样的诚意邀请,您难道不感动吗?”瘦高个男人继续说,同时还动手摸了摸Peter的脸颊。

Tony可以感受到怒火从身体深处爆发出来,但他的头脑还在正常运转,这个人是冲他来的,他并不知道Peter是蜘蛛侠,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不要伤到Peter。

“你要请我来,直接找我不就好了吗?绑架小孩也太不礼貌了吧。”Tony开口回答他。

“哎呀!这不是您这几年都不知道去哪儿享清福了吗?我们也是不得已出此下策。”男人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刹那之间,又转变成刻薄,“总之您也来了,这请帖的效果甚佳。刀枪不入的钢铁侠,可能还是老了,有了软肋。哈哈哈哈!不过您别伤心,Achilles这样的英雄不也有脆弱的脚跟吗?您也是大英雄哦!”

“Sir,他是索科维亚人。是个人贩子,专门从东南亚拐卖女人到欧洲,奥创…的时候,他正在泰国,但他的家人,都在那次事件中丧生。”

“行,我懂了。”Tony理清头绪,这人的确是来寻仇的,只不过不是蜘蛛侠的仇,而是钢铁侠,虽然他是个人渣吧,可是他的家人或许是无辜的。
无辜的,算在你手上的人命,你过去的鬼影,Tony Stark。

“您怎么又不做声?是在想怎么杀光我们吗?这可能有点困难,您看,我在您这位小朋友身上绑了炸弹,传感器连在我身上,如果我心脏不跳了,炸弹就会启动哦!”瘦高男人再次出声,“相信您的AI已经告诉您我是谁了,可您想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很有意思的,我觉得特别妙。”

“这位朋友,能先告诉我,这位男孩为什么昏睡不醒吗?”炸弹的确有些难搞,先确定Peter现在的状态。
“哦?这个呀,就是我和我的药剂师之间的小秘密了。您放心,他还有几个小时就会醒过来。完好如新。”男人笑着眯住眼睛。

“那你要什么?跟我说说?”
“我嘛。很公平,我要您赔罪。”
“赔罪?给你道歉?好呀,对不起。”
“这可不够吧。我们家三口人,我这些兄弟也还有家人,您轻飘飘三个字打发我们?”
“那你说,什么条件。”
“条件?没有条件啊。”男人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我要您死。人死偿命,很公平不是?只不过这么多人命,我觉得得多加一些代价。所以您死之前,我会取出您的内脏,割下您的肉,我想让您体验一下最为痛苦又缓慢的死亡,说不定咱们能破吉尼斯记录呢?科学天才钢铁侠,您不好奇吗?”

Tony深吸一口气,他不想死,自然。
对面男孩依旧闭着眼睛,看起来很平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上帝啊,已经一个多周没见到他了。

从进仓库开始,Tony的视线就没从Peter身上离开过,他真的很想Peter,想念他身上甜甜的草莓的气味,想念他絮絮叨叨在自己耳朵边吵闹不停,想念男孩的双手抱着他,对他咬着耳朵说着羞人的话。

他的男孩才二十岁,面前有着大好人生。
他的男孩那么耀眼,无论在哪儿都会是完美的存在。
Peter Parker,在这三年,都是他Tony Stark的男孩。

刚才那人说什么?
Achilles's heel?是了。
他认栽,他服输,花花公子Tony Stark,整个人都是属于Peter Parker那个混小子的。

“Sir,您先跟他拖一下时间,其他复仇者已经在往这边赶来了。”


Tony向他的男孩走去。

不管怎样,先把Peter换过来吧,等Nat他们来了,我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他不是说要缓慢地杀死我吗?

于是他从战衣里走出来,大眼睛看起来很明亮,“我答应你,能把这孩子放走吗?”

对面的人都愣住了,似乎都没料到钢铁侠会这么爽快走出战衣。


正待反应,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你答应了,我可不答应呀,Mr. Stark.”

一张笑意盈盈的脸从枪械中抬起来,哪里有昏睡的样子。

“Kid…”Tony话还没说完,一瞬间,情形整个逆转。

Peter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脱了绳索,蜘蛛战衣迅速包裹住了男孩,拿着枪包围着他的人霎那间倒下了一大片。

“先生们,不好意思,我可不是钢铁侠的私生子,我是他男朋友哦!哦对了,我还是蜘蛛侠。”男孩一边攻击,一边嘴皮子也不闲着,“而且,我才不是什么Achilles’s heel.”

蜘蛛男孩速度太快了,Tony甚至看不清他是如何动作的,不过半分钟的时间,拿着枪的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死了。

Instant Kill.

瘦高男人看起来甚至像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蜘蛛侠来到他面前。

“这位先生,认识我吗?”
“你…你…你居然是,蜘蛛侠?”
“是呀!见到我激动吗?!”战衣上的眼睛变圆了,男孩在笑。
“你别动我,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男人早已是面目狰狞,和几分钟前胜券在握的神气模样天差地别。
“你说这个?”Peter拿着一个蛛丝裹住的球,“你的宝贝炸弹现在可没有什么威力了哦!我的好女孩Karen用了防爆蛛丝裹住它。嘻嘻。”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阴毒,刹那间袖子里抖出枪,朝Tony射出子弹。
Peter反应很快,打开男人的手,但子弹还是打中了Tony的肩膀。
Tony闷哼一声,跪在了地上。

蜘蛛侠动作瞬间狠辣了起来,掰断了男人的手脚,“你完了,先生,我会用你来做那个实验,想看见最缓慢痛苦的死亡不是吗?成全你!”

“Peter!住手!”Tony咬牙还是出声制止了他,“够了,杀了他吧。”
“Mr. Stark!”男孩听起来不甘心,却还是动手,掰断了男人喉咙。

“Mr. Stark. ”Peter跳到Tony身边,将他抱起来。
“Peter,你,你不要,再生气了。”Tony痛得龇牙咧嘴,“我,我好想你。”
男孩哭得稀里哗啦,“你别说话了,我马上带你回家。”
Peter说着将钢铁战衣唤来,钢铁侠失去意识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进入战衣,还有男孩哭着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个白天。
Peter Parker的脸和他近在咫尺。
“Mr. Stark,记得我是谁吗?”男孩的头发蹭到了他的额头,很痒。
“做鬼我都记得你,小混蛋。”Tony眼里的笑意压制不住。
男孩吻了上来。

“咳咳!”Tony睁眼往旁边一看,发现他的队友们都围在周围看着他和他的小男友接吻。
脸一红,轻推开Peter,“你们怎么在这儿?”

“听说钢铁侠太脆弱,中了一枪就晕了,特意来看个热闹。”Natasha开口调笑道。
“……”钢铁侠不想说话。

“Tony你这次也太大意了,出去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幸亏那药对Peter来说药效只能折半,但你也还是欠考虑了些。”Steve皱着眉头,“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那么莽撞?!”
“……”钢铁侠更加不想说话了。

“Steve说的对。”Bruce推推眼镜赞同道,“你当时要是叫上我,绿家伙出来,那群人能伤到你吗?”
他们不伤到我,绿家伙可能会伤到我。Tony暗想,还是什么话都不想说。

“行了,你们别说了,先出去吧,让Peter和Tony单独待一会儿。”Wanda看着不满地趴在Tony身前的男孩,后者听言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等一群人都离开之后,Peter伸手抓住了Tony的手掌,双手握住,“Mr. Stark,握住这只手的人才准说话哦!你现在不准讲话,听我说。”
大眼睛男人幽幽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男孩葫芦里卖什么药。

“我真的好生你的气的!你知道吗?明明你才是那个经常不管自己的生死而冲动行事的人,却老是用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教育我!你就是欺负我比你晚出生!”

Tony张嘴想辩解两句,男孩气鼓鼓瞪他一眼,“你不准说话!你从昨天晚上走出战衣那一刻,你,Tony Stark,就彻底失去了教训我的资格。”

“这群人已经跟踪我很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而且他们跟踪的是我,Peter Parker,不是蜘蛛侠,我当时就想着怕是和你有关的事,所以一直等待他们行动。”
——那你还会被药晕?
大眼睛男士翻了个小白眼。

“被药晕了,我承认,可我知道那是迷药的,spider sense能感觉到好吗?我算准了大约会晕四个小时,他们迷晕我肯定不是想直接杀掉我,不然下毒药更方便不是吗?所以我才喝的,我想知道他们的目的。”
Tony没想到男孩居然能想得如此周密,不由垂下眼帘,心里有些乱。

“可是你一来我就醒了,提前醒了过来,鲜花和小雏菊,哪怕是昏迷着我也能闻见你的味道,你来了,我立马就清醒了。”
——你醒了干嘛装晕?!
——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男人眼睛瞬间睁大,嗔怪地盯着Peter。

“你瞪我干嘛?!我不是故意装晕要你担心我,我只是想着在弄清楚状况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接着我就发现了那个炸弹,就在那男的说我是你私生子的时候!可把我气死了,就是你之前那些劣迹!啊!想到就好生气!”
—— ……哪有什么私生子,你一个就够我受了。

“我一边用蛛丝裹炸弹,一边防范着他们发现我,接着就听着你几乎每句话都叫我‘孩子’。”Peter小脾气上来了,张嘴咬了一下Tony的手指。
男人忍痛不住,“嘶!你是小狗…”

“别说话!”被叫做小狗的男孩警告地又咬了他一下,“你对我很不公平,Mr. Stark,这是惩罚,因为你从来不把我看作你的同伴!”

“你觉得你要照顾我,你觉得我是你的责任,你不相信我,你甚至很少给我机会自己选择。我知道你只是想保护好我,可我真的,不需要你的保护。”

“我是蜘蛛侠,我是复仇者,和你一样,我身上有你亲手做的战衣。升级到现在,我一个人打一支军队都不成问题。我也不蠢,我知道要作计划,要细心观察,要顾全大局。”

“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

男孩的话一字一句地进入Tony心里,他发现Peter说的都是对的,他该被指责。

“还有,他说我是Achilles’s heel,是你的软肋,你是不是心里同意他了?啊!不行了!真的好生气!”气呼呼的男孩又想张嘴咬他。
Tony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可怜巴巴看着Peter,于是蜘蛛侠放过了他。

“你要记得,我不是!我不是你的弱点,不是被恶龙抓走需要你拯救的公主,如果要说,我是你的如虎添翼,锦上添花,是你王座下为你冲锋陷阵的骑士,有人来犯,我会提着他们的人头献在你的脚边。”

躺床上的伤员男士想起来男孩当时使用instant kill模式的样子,那是他设计的,他自然很熟悉,可是他制作战衣时并没有想过Peter真的会用到。毕竟他是无害的好邻居蜘蛛侠,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冷血杀手。
Tony不知道这是不是第一次男孩启用即杀模式,年轻人动作的迅速和娴熟都使他震惊。

他心爱的蜘蛛男孩成长得太快了。

“所以我杀了他们,或许你会内疚,若是你动手的话,但我不会,我不是那个友好单纯的皇后区男孩了,我有我要守护的人,护住他,和他在乎的美好的世界。”

“而他们想伤害你,那个男的还开枪打中了你,我真想将他折磨死!他居然敢伤害你?我都舍不得。”

钢铁侠居然有些想哭,他觉得委屈。
—— 你已经伤害我了!你一周没理我!

“和你吵架我好难过,每天在外面疯狂地找坏人打架,累得每晚都八点睡觉。可是如果我找你,你还是只会看作是小孩子闹了一场脾气,你根本不会意识到你对我有多么不公平!我每天都忍得好辛苦!”

“不要和我生气好不好?不要指责我,不要说我不懂事,也不要离开我。”

“我爱你,Tony,我永远爱你。”

于是被禁言的钢铁侠哭了,当然你问他他不会承认,但是他确实哭了,抱住Peter Parker,眼泪浸湿了男孩的t恤,还狠狠咬了男孩的肩膀。
“还治其人之身。”他摆脱男孩抓着他的手,开口说。


故事的结局里,国王和他的骑士肩膀上都带了伤,结束了一周有余的冷战。

Tony喝剩下的酒瓶都被发现了,虽然看在他还负伤的份上蜘蛛侠暂且放过了他,但大眼睛男士身上的牙齿印还是多了起来。


“Peter Parker一定是属狗的!”复联基地传出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的惨叫。



-fin-

评论(9)

热度(71)